<span id="t975n"><p id="t975n"></p></span>
<th id="t975n"><meter id="t975n"><dfn id="t975n"></dfn></meter></th>

<th id="t975n"><meter id="t975n"></meter></th>
<font id="t975n"><menuitem id="t975n"></menuitem></font>

          <track id="t975n"><big id="t975n"></big></track>

            <track id="t975n"><form id="t975n"></form></track>
            <listing id="t975n"><menuitem id="t975n"></menuitem></listing>

                <th id="t975n"><progress id="t975n"></progress></th><sub id="t975n"></sub>
                阿?#24066;?#35828;网 » 历史小说 » 我是都市医剑仙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四十章 第一个外来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随你。”陈风并没推波助?#21073;?#20294;也没有阻止,毕竟这是金刚门和万剑宗的仇怨,跟他并没什么关系,只要牵扯不到夏虎,他是不会多管闲事的。

                    “好,那就拜托陈道友先照顾一下我金刚门弟子了。”洪江和倒是果决之人,朝着陈风一拱手就要走。

                    “放心,?#19968;?#19968;直守在这里。”陈风淡淡地道。

                    “有劳。计真的尸体沉入了水中,你不妨捞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洪江和伸手指了指立足处附近的水面,随后便转身走人。

                    “这个洪长?#31995;?#26159;有些意思。”陈风目送他离开,禁不住轻笑起来。

                    先前洪江和不急着去报复万剑宗弟子,只是因为他要留下来给陈风护法,并?#20063;?#31163;得太近,也是不想让陈风误会。

                    陈风疗?#35828;?#36825;段时间,洪江和明知计真的尸体在哪里却没有搜刮战利品,反倒最后给陈风提个醒,却有两个用意。

                    一是表明自己懂规矩,也守规矩,计真不是他杀的,那么战利品他就不会要。

                    二也是像陈风示好。

                    陈风明白了他的意思,所以才觉得洪江和挺有意思。

                    对于洪江和这样的做派,陈风还是颇为欣赏的。至少吃相不难看,将来就有了继续合作?#30446;?#33021;。

                    打捞计真尸首的这种琐事当然用不着陈风亲手做,自有石甲?#30475;?#21171;。

                    河水清澈,哪怕是洞内光线暗淡,却也影响不到陈风的双眼,所以石甲士没费多大功夫就将计真的尸体捞了出来。

                    同样被它从水里捞出来的还有计真之前用的?#21069;?#38271;剑。

                    陈风没有急着去摸尸体,而是将长剑拿了过来仔细观瞧,发现其样式跟他先前用过的万剑宗弟子们的制式佩剑略有几分相似之处。

                    不过这把剑的品质却比那些普通的制式佩剑强的多了,除了更加锋利之外,剑身以及剑柄上隐约可见并且散发着淡淡灵气波动的符文都足?#21592;?#26126;它的不凡。

                    陈风低头看了看散布于剑身上的符文后,目光忽然亮了起来。

                    因为他注意到其最核心处的符文很是奇特,并不像其他符文那样可以让这把剑变得更加锋利,坚韧,威力更大,而是在激活后能够更容易的引动天地之间的水灵之气。

                    换句话说,之前计真能够挥剑之间就轻松掀起层层波浪,并不仅是因为他的剑法?#30475;?#30340;?#20498;剩?#20063;与这符文有着很大的关系。

                    这让陈风顿时就来了兴趣,屈指在那符文之上轻弹了一下。

                    “铮……嗡……”长剑发出一声脆响,随后便嗡鸣不已,更有一道道淡淡的光华在剑身之上流传。

                    此时陈风的一道剑气却是随着刚才的轻弹而进入?#22235;?#31526;文之内。

                    若是想要看透符文的本质,光是用肉眼看是万万不行的,最好的办法却是深入其中,?#38405;?#32780;外的“看”个通透才?#23567;?br />
                    陈风的这道剑气在符文内游走,其隐藏起来的诸多细节便一一显露在了陈风的面前。

                    “不愧是修炼界中赫赫有名的大门派,能够传承如此久远而不绝,的确是有着非比寻常的?#33258;獺!?#38472;风越研究越是心惊,同时也是欢喜不已。

                    因为他非但是看透?#33487;?#36947;符文的结构,并?#19968;?#22312;其中发现了一缕虽然并不很强,但是却格外精纯的剑意。

                    这剑意显然跟计真死前所用的剑法有些关系,给人一种仿佛大江奔流,沧?#24605;?#33633;之?#23567;?br />
                    陈风所修炼的百脉剑本就是重剑意而轻剑招,所以只要得?#33487;?#36947;剑意,陈风就能够将万剑宗的这门密不外传的剑术据为己?#23567;?br />
                    当然,陈风施展出来时其招法也跟万剑宗的沧浪剑的招式大不相同,可是其本质却又会惊人的相似。

                    所谓万变不离其宗就是这个道理,只要剑意的精髓没变,招式都是?#25105;?#30340;。

                    只是陈风尝试着用剑气融合了一下这道剑意之后,却禁不住微微有些皱眉。

                    因为他觉得这剑意看似猛烈,并?#21307;?#25307;也堪称是玄妙,但是格局却似乎小了一些。

                    这就仿佛一条江河无论再怎么波涛汹涌,烟波浩渺,终究是比不上汪洋大海更?#26377;?#27985;广阔。两者的差距之大,完全就是天壤之别。

                    “尺有所长,寸有所短,这剑意虽有不足之处但也不是没有长处,也许我应该将其融入到我的百脉剑中,取长补短,才能让我变得更强。”陈风念头至此就有了大胆的决定。

                    只不过眼下生命元气珠内的生命元气数量太少,实在是不足以支撑起他修炼新的剑意的消耗,所以斟酌片刻后陈风决定?#28982;?#20250;合适时再说。

                    不过这道剑意他也没有浪费,还是暂时将其保存,?#24613;?#38386;暇时多多参悟一下,?#21592;?#20110;将来更好地去芜存?#21152;?#33258;己的剑意相融合。

                    “唰!”陈风握住剑柄,随手一挥。

                    一道剑气从剑身上激荡而出,却跟他先前的剑气大不相同,当其?#28044;?#32780;出时,天地灵气随之涌动,而后洞内的河水就猛然汹涌而起,化为十余米高的巨浪冲击在远处的洞壁之上。

                    “轰隆!”震耳欲聋的巨响声中,水花四溅,洞壁上的石?#32321;煥送放?#30862;,掉落下来。

                    这一式跟计真先前的招法倒是有些相似,但是本质?#20808;?#24050;经有了一些改变,因为陈风在其中融入了自己对剑意的感悟的?#20498;省?br />
                    “还不错,用来伪装成万剑宗的人应该是绰绰有余了。”陈风满意的一笑,将长剑插回了剑鞘之?#23567;?br />
                    随后他才伸手去搜寻计真身上的东西。

                    计真的身上既没有什么法器,也没随身带着修炼的功法秘籍,有的只是几个精致瓷瓶装着的丹药以及两个甲士核心。

                    除?#33487;?#20123;之外,连道符箓都没?#23567;?#26174;然计真对自己的实力相当自信,觉得就算是遇到?#35828;?#20154;凭着自己的剑法也足以应付,所以并没挟带符箓。

                    能够被计真带在身上的丹药,自然是不会太差,可是陈风却也不会贸然使用。

                    只是将那些丹药取出来研究了一番后就重新装了回去,这些东西他用不着,倒是可以用来当顺水人情。

                    至于那两个甲士核心,陈风仔细看了一下,发现都是铁甲士核心,想必是计真刚刚得到没多久。

                    陈风自己留下了一个,另外一个则是?#24613;?#24402;还给金刚门。

                    见到计真的身上再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后,陈风将其尸体重新扔回了水?#23567;?#33267;于会不会因此而泡烂发臭,那就不是他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随后陈风重新闭目静修,反思今日一战的得失。

                    不知过了多久后,踏水之声传来,一脸不爽的洪江和走了回来。

                    “没找到万剑宗的弟子们吗?”陈风问道。

                    “找到了,只是他们却跟青阳门凑到了一起,有苗齐修护住,我不太容易得手,跟着他们走了一?#28201;?#35265;实在没什么机会,于是我就?#21482;?#26469;了。”洪江和有点气闷地道。

                    “万剑宗和青阳门怎么会联手的?”陈风一皱眉。

                    “这不奇怪。此?#25991;?#20123;门派闯入我金刚门秘?#24120;?#23601;是他们两家挑头,私下里说不定早有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协议。”洪江和咬着牙,目光?#26032;?#26159;凶狠之色。

                    “不必着急,既然青阳门跟万剑宗一样,?#38405;?#37329;刚门的秘密有所图?#20445;?#37027;么他们就肯定会进入到这片核?#37027;?#22495;中来的,到时候咱们正可以以逸待劳,打他们个措手不及。”陈风说道。

                    “看来也唯有如此了。”洪江和无奈的道。

                    随后陈风催动石甲士朝着夏虎等人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走不多远就上了岸。

                    到了洞外,陈风发现出现在面前的是一片比?#25472;?#25972;的原野,因为长满了杂草灌木而显得十?#21482;?#20937;,但是却?#32769;?#30475;得出来这里当初应该是一片广场。

                    再往远处看,?#32769;?#30475;得见栏杆以及台阶,曲曲折折,延伸向远处,以陈风的目力看去,隐隐能够看到一些气势恢宏的建筑的轮廓。

                    “跟我来吧,前方就是秘境的核心处,从金刚门占据?#35828;刂两瘢?#20320;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外人。”洪江和说着跳下了石甲士,走在前面带路。

                    陈风也没有再乘坐石甲士,跟着他沿着台阶走向远处的建筑群。

                    就在此时,陈风看到了夏虎以及吕匡龙等金刚门弟子。

                    他们正在玩命的逃跑,在他们身后有两个身高五六米左右的铜甲士在追?#31232;?br />
                    每当铜甲士追的太近,吕匡龙就会停下来出手阻拦,只是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对上一个铜甲士都相当吃力,更何况还是面对两个,所以稍微挡上一挡就不得不再次玩命逃走。

                    见到陈风和洪江和到来,夏虎等人面露喜色,随后就径直朝着他们?#26432;?#32780;来。

                    “嘭嘭嘭……”跟在后面的石甲士率先迎了过去,让过夏虎等人,出拳朝着两个铜甲士就猛轰而至。

                    相比起高有五六米的铜甲士来,石甲士的身高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仿佛是成年人跟七八岁小孩子的差距似的。

                    但是铜甲士却行动灵活,一见石甲士的拳?#21453;?#26469;,它们竟是懂得朝着?#21592;?#36530;闪,随即从两侧迂回包抄,攻击石甲士的侧后方。

                    这样的合击其实已经跟正常人的战斗已经没了什么太大的区别。

                    “有趣。”陈风来了兴趣,当即操纵着石甲士与两个铜甲士近身搏杀起来。
                连码专家六俏复式
                <span id="t975n"><p id="t975n"></p></span>
                <th id="t975n"><meter id="t975n"><dfn id="t975n"></dfn></meter></th>

                <th id="t975n"><meter id="t975n"></meter></th>
                <font id="t975n"><menuitem id="t975n"></menuitem></font>

                        <track id="t975n"><big id="t975n"></big></track>

                          <track id="t975n"><form id="t975n"></form></track>
                          <listing id="t975n"><menuitem id="t975n"></menuitem></listing>

                              <th id="t975n"><progress id="t975n"></progress></th><sub id="t975n"></sub>
                              <span id="t975n"><p id="t975n"></p></span>
                              <th id="t975n"><meter id="t975n"><dfn id="t975n"></dfn></meter></th>

                              <th id="t975n"><meter id="t975n"></meter></th>
                              <font id="t975n"><menuitem id="t975n"></menuitem></font>

                                      <track id="t975n"><big id="t975n"></big></track>

                                        <track id="t975n"><form id="t975n"></form></track>
                                        <listing id="t975n"><menuitem id="t975n"></menuitem></listing>

                                            <th id="t975n"><progress id="t975n"></progress></th><sub id="t975n"></sub>